这一年我的基层滋味

2019年01月02日09:5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8年11月28日,河北保定,驻村帮扶工作队员深入唐县军城镇石堂村,掌握当地情况。陈芳 摄(人民视觉)

2018年1月,云南省、昆明市和东川区三级税务人员到东川区因民镇桃树坪村精准扶贫。侯斌 摄(人民视觉)

2018年6月,四川平武县干部为群众免费体检。本报记者 宋豪新 摄

2018年11月

为培养造就忠诚干净担当的高素质专业化干部队伍,中共中央印发《2018—2022年全国干部教育培训规划》

2018年10月

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统筹规范督查检查考核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强组织领导,激励担当作为

2018年7月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会议指出,要激励干部作为,拿出一些专门的举措来,让改革者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

2018年7月

习近平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指出,要真情关爱干部,帮助解决实际困难,关注身心健康,对基层干部特别是困难艰苦地区和奋战在脱贫攻坚第一线的干部要给予更多理解和支持

2018年5月

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意见》

投入

讲述人: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扶贫干部 周 丰

20000公里

在北京和翁牛特旗之间,开车往返十几趟,跑了2万多公里。飞机坐了50多次,说走就走,却很少能回家。

2017年,我从北京市通州区来到内蒙古自治区翁牛特旗做扶贫干部。走遍这里每一寸土地,我感觉,扶贫就是让贫困户看到希望。

翁旗西部山区贫穷、闭塞。刚来时,我看到一对夫妇在一片荒地上犁耕。山地很贫瘠,也种不出什么东西,但男的依然勤勤恳恳,在前面推犁,女的在后面,认认真真地播种。这给了我极大的冲击。

有位年轻农民,父亲生病,只靠母亲一人种地,却不愿去我们给他安排的工厂车间工作。一问,原来是因为担心工作缺乏技术含量,看不到未来。

于是,我们办起了技能培训班,在北京通州区举办对口招聘会。41人参加培训后拿到了技能鉴定证书,还有22个人在通州找到了工作。现在,这位不愿打工的农民已经成为家乡一个工厂车间的小领班。

后来,每次经过他家,他的父亲都不停地向我鞠躬,扶起后,他又弯下腰,直到目送我走远。这种发自内心的感谢让我很感动。

翁旗的杂粮杂豆品质特别好,却卖不上价。我发现,因为农作物价格波动大农民没了积极性,另外,土地流转难、农业规模化程度低也是原因。经过一趟趟往北京跑,我引来仓储物流企业和农产品深加工企业,解决了农产品价格波动大和品牌化问题,还流转了1万多亩土地进行规模化生产。

为对接更多资源,在内蒙古和北京之间,说走就走,说每次都“过家门而不入”有些夸张,但对家人实在亏欠太多。女儿经常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这让我不太好受。但我知道,总有一天她会理解,爸爸在做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

(本报记者 吴 勇整理)

信心

讲述人:

广东惠州市惠东县纪检监察干部 王惠平

16起

经办了16起案件,长的要3个月,短的也要十来天。向近百人取证,同一个人找上七八回很正常。陪伴家人的时间,不足40天。

从一线民警转入纪检监察岗位,已经是第十三个年头了。对我而言,查案就是斗智斗勇。如果查处对象闭口不说,我们就得让证据来说话。

一次,去本地一家企业取证,负责人从闭门不见到坚决否认再到愿意作证,我上门不下10次。还有一次,去温州取证,我给证人打电话,被误当作诈骗电话、拒接五六次后才勉强同意见面。有时在办案中,家人接到恐吓电话,我就安慰妻子说已经处理了,没事……

2018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全面推开。信访案件多了,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但我们明显感到效率更高了。不过,因为经手案件涉及的领域越来越广,我必须多去学习,才能更快发现问题,避免本领恐慌。

以前,儿子常说:“爸爸,去打场球吧。”但总实现不了,后来他就不说了。现在,我俩能一起吃顿饭,就觉得挺满足。

很多人认为纪检监察工作是要查办贪腐的人,与自己无关。但其实这份工作更多时候像警钟一样,提醒公职人员不要辜负人民的信任。说实话,也有人想托关系说说情。“欲正人,必先正己”,做纪检工作的,不该吃的饭不能吃,不该交的朋友不能交,这是原则。

有压力、也有困难,但既然选择了,就得敢碰硬。前怕狼后怕虎,工作还能干好?以后,我也会一直带着这个信念,不断走下去,学下去,干下去……

(本报记者 姜晓丹整理)

坚定

讲述人: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环保局干部 陈 赛

1324小时

每月下村与村民及贫困户同吃住同劳动,总计约1324小时。

伴着厚厚的大雪,伊犁河谷牧民的生活进入了慢节奏。而我,还得再快些。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村民的电话得接,说不定又碰到了什么困难;同事的电话得接,调研报告可能要修改;家人的电话,只能先放放了,晚上再回吧……

今年是我在新疆的第八年。自从自治区“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开展以来,我在伊犁州霍城县芦草沟镇牧业村有了哈萨克族“亲戚”,他叫库尔曼江·赛浪。每次我去村里,他们一家总是早早就等在村口。

坐上“亲戚”家的热炕头,要为他们做些实事。年初,我联系驻村工作队为库尔曼江家送来150只鸡苗。我上网搜集科学养鸡的知识,并教他们如何烧煤加温、定点喂食、酌情用药……

杰里娜古丽·巴吾达武力是库尔曼江的儿媳,结婚后一直在家带孩子。在我的建议下,杰里娜古丽到镇上工作。然而,才去3天就又回到了家。“打工很不划算,挣得少,还不如在家里呢!”得知她这样的想法,我周末去跟她谈心,说服了她继续工作。现在,她每月的收入不仅减轻了家里的负担,也让她自己变得更有自信了。

去年春节,我没有回北京,父母有些失落。我把在村委会跟村民包饺子的照片发给他们。不久,母亲回复,“我们很好,勿念。”我趁村民们没注意偷偷抹掉了眼泪……此心安处是吾乡,既然来了,就要有担当。

(本报记者 阿尔达克整理)

真诚

讲述人:

浙江遂昌县不动产登记服务中心工作人员 叶峰萍

60分钟

以前,办理小区商品房登记要30天,现在,最多60分钟就能领证。

遂昌位于浙江西南部山区,交通不太方便。从乡镇来县城办事,光坐车就要3个多小时。常听前辈们说,过去,由于很多办事环节没有打通,老百姓有时候办事不得不重复跑。他们不耐烦,窗口的同事也跟着干着急,大家脸色都不好看。

一年多前,我来到遂昌县不动产登记服务中心窗口工作,赶上“最多跑一次”改革,群众可以少跑腿,甚至零跑腿了。

工作没多久,同事带我到医院上门服务。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为了凑医药费要把房子过户。他躺在病床上,已经不能握笔了。我们问了几个问题,确认他认知清楚、表意准确,就让家属帮着他签字按下手印。那一刻,我心里一热:感受到自己工作的价值。

湖山乡的谢大爷,来窗口办证时,把老伴的身份证原件落在了家里。当时,焦急的他打算回家去取,我们马上启动了容缺受理程序,不需要原件也能办。

虽然,规定的工作时间是早八点半到晚五点,但真工作起来,就没了时间概念。“大厅里没人再下班”是我们的原则,大家都没怨言,也不觉得苦。

“周末不回家了”,这成了每周五我和爸爸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不过,他们欣慰的是,我的笑容多了,我把一说话就微笑的职业习惯带到了家里。作为农村出来的孩子,过去我体会过办事的不容易,现在必须要更耐心更细致,让群众觉得窗口的事没那么难办。

(本报记者 方 敏整理)

充实

讲述人:

山东临沂市河东区汤河镇党委组织干部 朱孟涛

62次

参加或者主持召开党员发展等各类会议62次,发展党员20名,推荐入党积极分子55人;化解基层组织信访矛盾17件。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是一年,回顾2018,忙得像个陀螺。

我任职的汤河镇是一个农业镇,共38个村。村“两委”换届、村干部管理、党员教育、村级增收……去年,我26个周末没休,加班加点是常态。

作为镇里换届工作指导组组长,我全程参与了去年的村“两委”换届。以往换届更注重选村里的能人、强人,这次,结合上级提出的“从好人中选能人”,我们实行人选资格联审,把失信人员也纳入了“不得”和“不宜”情形。

在我以前干过的工作区,有一个老赖,私下里托人找关系,让我“通融通融,行个方便”,我拿出换届有关文件,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

思想工作真正做起来,急不得,得有耐心。西洽沟村有3名党员因拆迁工作存在抵触情绪,我和他们谈话,反复做工作。要想做通,必须着眼实际问题,不然就难以取得党员群众支持。

前年摸底,镇里还有8个集体经济收入3万元以下的村,我很着急,去年7月份,我先后去了5次禹屋村,帮助开展“三资”清理。半个多月,清理出未交承包费的土地100余亩,为村里增收5万余元。

夏天日头足,家人笑我变黑了,但我累并快乐着。现在4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年底全部实现收入过5万元的目标,有的能达到30多万元哩!

(本报记者 潘俊强整理)

奔跑

讲述人:

吉林永吉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 白 雪

3600公里

每天走20000多步,一年下来,3600多公里,相当于从永吉走到了海南岛。

永吉不大,去年,我几乎走遍了9个乡镇的每一个角落,和老赖们斗智斗勇。

前两天难得准点下班回家,4岁的女儿很惊讶:“妈妈,上班可不能迟到早退哦!”看我累得瘫在沙发上,她凑到我耳边说:“妈妈,长大了我替你当法官!”我鼻子一酸,竟在女儿面前流了泪。

2018年,是全国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在我去年新收的255个案件中,已办结227件,结案率达到了87.3%,全县的结案率也达到84.1%,相较以往有很大改善。

最让执行法官头疼的是“被执行人无财产登记、无银行存款、无踪影”的“无头案”。为了寻找某案被执行人谷某,我先后6次登门,但总是扑空。终于,在她房东那儿找到了她的微信头像,发现衣服上有“某某保险”字样。顺藤摸瓜,在保险公司找到了人。“我以为再也讨不回来了,遇到你太幸运了!”申请人的话,让我美了好几天。

2018年7月,一位长期生活在南方的申请人,得知自己多年未结的“悬案”破解后,驱车2000多公里回到永吉,给我拎来一兜百香果。那一刻,我感到很温暖。

这份工作并不光鲜,被抛白眼、被骂、被抗法者拿着镐把打,我都经历过。判决执行是维护公平正义的最后一公里,如果我们得过且过,那申请人得到的就只是一张法律白条。“将心比心地唠、不辞辛劳地跑”,相信执行法官的每一次奔波都是值得的。

(本报记者 李家鼎整理)

版式设计:蔡华伟

《人民日报》2019年01月02日第11版

(责编:张雪冬、刘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