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深化改革这五年】“企地融合”走活包头一盘棋

2019年02月28日09:39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谭桂红担任总经理十几年来,从未像今年这么忙碌,也从未有今年这么开心。

他说:“就是因为那两亿元订单,我才这样开心。”

谭桂红是内蒙古华新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公司主要生产汽车零配件,是包头市的民营企业。

公司成立20多年来,规模与效益一直没有做大,企业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2018年,华新机械幸运地与中央驻包企业北奔集团签订了1亿元的订单,一下子救活了企业。今年初,又与“北奔”签订了2亿元供货合同,这是谭桂红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他说:“这一切要归功于包头市2018年初实施的‘企地融合'政策。”

而“北奔”也同样尝到了这一政策给它们带来的甜头。

“北奔”是全国知名的重型卡车制造企业,过去,零部件配套主要来自外地,卡车也大多数销往外地,但由于受原材料、物流及销售成本等因素制约,企业经营一直十分困难,用规划与资产部部长郝勇的话说,战略定位出了问题。

深究完“企地融合”政策的内涵后,“北奔”把“立足本地、降本增效、军民融合、区域发展”作为中长期发展目标,进行改革。

2018年,“北奔”破天荒与本地81家企业进行了配套合作,完成合作金额5亿元,其中民营企业占到了89%。同时“北奔”与包钢、包铝等驻包大型国有企业也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当年,“北奔重卡”在内蒙古的市场占有率就提升为第一,达到60%以上。

同年,包钢在本地销售钢材173万吨,合约金额74.3亿元,同比增长44%;电煤本地采购量也比往年增加了3亿吨;废钢在本地的采购率提升到60%以上,这是前所未有的。

产业链的属地化使国企与国企之间、国企与民企之间成为降本增效、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

那么,究竟什么是“企地融合”呢?

就是围绕中央、自治区驻包企业的龙头优势,整合金融、高校、科研机构等各类生产要素,促成中小企业与龙头企业集成配套,推动驻包企业与地方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区域优势特色产业集群,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说起“企地融合”,包头市工信局局长康世存深有感触:“这个政策的出台,是源于2017年11月市委、市政府给我们部署的一次产业融合发展的调研,结果一出来,领导们都震惊了。”

调研报告显示:全市共有钢铁、铝业、稀土、装备制造等中央、自治区驻包企业33家,但是,由于思想观念、体制机制等原因,驻包企业、金融机构、科研院所、高校以及中小企业之间没有建立有效的协调沟通机制和信息交流平台,配套形式单一,缺乏长期合作的基础,各类生产要素资源没有形成合力,企业集聚优势没有转化为集群优势,尚未形成协作配套、互利共赢的发展格局。并由于配套能力不足的原因,驻包企业本地购销比例普遍偏低,国有大企业的引领带动作用完全没有凸显出来。

2018年3月,包头市出台了《振兴实体经济促进企地深度融合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和《促进中央、自治区驻包企业与地方经济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方案》,要求企地双方要打破所有制和隶属关系界限,打造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方案》指出,要充分发挥国有龙头企业的引领带动作用,创新机制体制,以需求为导向,以项目为载体,以效益为纽带,以政策为保障,搭建“产业协作、产品购销、军民融合、科技创新、银企对接、信息通信”6大平台,构筑“大龙头、大融合、大集群、大贡献”的企地合作模式。同时成立了5个工作组,分类推进各项工作。

文件一出台,舆论一片哗然。

包钢战略发展部贺鹏飞科长认为,这是一份史无前例的文件,它对包钢的战略规划以及长远发展有着深远的意义,并立竿见影的收到实效。他举例说:“把我们40个拟建项目从合作方式、投资金额、以及联系人的电话号码直接附在文件上,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形。”

北方稀土股份公司规划发展部部长陈秀昆认为,“企地融合”政策给他们企业带来最明显的变化是:收入的增加、利润的提高和规模的扩大。他说:“去年,我们参、控股的企业就突破了40家,其中地方民营企业占到了80%,有效地带动了地方铸铁、硅钢、电缆、磁材等产业的发展,并形成了产业集群。”

而对于葛洲坝再生资源包头分公司总经理李爱平来说,“企地融合”政策的实施,让他们的生产及经营理念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他说:“过去,我们的产品单一,市场局限性很大,现在,包钢主动上门指导,将我们过去单一的废钢品种进行精细化分类,变成了十几个品种,当年销量就增加了3倍。”

内蒙古中诚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国荣觉得,“企地融合”所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政府服务意识的转变。他说:“过去是我们求政府办事,现在是他们主动找上门来,帮我们融资,帮我们联系客户。”

对此,包钢销售公司重点工程销售部部长韩建平深有同感,他说:“去年,包钢股份公司的销售总额是490亿元,其中,政府参与服务所形成的销售额就有73亿元,而且在本地重点项目中政府又促成销售9.4亿元,政府和企业的‘鱼水情’效应凸显。”

的确,从过去的上门求服务,到现在的下去找服务,政府服务意识的转变给企业带来的不仅仅是办事效率与经济效益的提高,更是对政府的深度认可。

变了,彻底变了!但变了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北方稀土股份公司规划发展部部长陈秀昆介绍说,我们有全球最大的稀土研究院和国家资源综合利用重点实验室,这些资源在“企地融合”政策的引领下,不仅为本地相关企业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也助推了成果转让、技术共享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

谈起科技支撑,包头市科技局副局长王菁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他说:“科技成果需要落地,企业发展又需要科技成果,如何将供需双方有效地整合在一起,形成合力,渠道至关重要。”

于是,市科技局与中科院国家技术转移中心合作,开发建设了企地融合科技创新服务平台——脉点科技包头频道,去年9月正式上线。这款手机APP整合了中科院3万多名专家资源,设有“专家预约、精品项目、包头政策”等多个板块,彻底打通了供需双方的通道,为本地企业在人才、技术、项目等方面提供了便捷有效的支持。截至目前,在线企业735家,精准推荐项目4600多个。

“互联网+”在科技创新领域的效应同样在产业协作方面也得到体现。去年,市工信局依托“包头市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开设了“产业协作平台”,线上和线下共推动了54个“企地融合”项目,截至目前,60%的项目取得明显进展。

“企地融合”政策出台近一年来,包头市共实施了681个亿元以上重点项目,完成投资1312.7亿元,其中,300个项目陆续建成。引进国内到位资金225亿元,外贸进出口总额完成167.8亿元,现代物流完成交易额898亿元,新增各类市场主体32761户,新培育74户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看到这一连串来之不易的数字,包头市发改委主任雷殿军欣喜地说:“‘企地融合’是我市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是厚植国有经济发展优势、带动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一次有益探索,它将在‘大包头’‘一盘棋’理念的引领下,为包头市经济高质量发展融出更大的循环效应。”(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吕学先 刘向平)

(责编:刘泽、张雪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