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追梦人·跑者说

熊熊向前冲:我的环跑中国“超马梦”

陈立庚

2019年04月07日09:11  来源:人民网-内蒙古频道
 

熊熊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广场前做启程前的热身

“佳节清明桃李笑,雨足郊原草木柔。”清明时节,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沿街的绿植正含苞待放,明朗的日子也成为塞外青城踏青赏花的好时节。呼和浩特市大召广场旁,计划“跑步环中国”的跑友熊熊正紧张地准备着自己第4次“雄鸡版图闭环跑”。在他“跑步环中国”第四个年头里,他将按照预设的跑步计划,由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出发,沿国道、省道一路奔跑6500多公里抵达新疆叶城。这次预计耗时8个月的超级马拉松将途径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包头市、巴彦淖尔市、阿拉善额济纳旗、新疆阿拉山口岸、叶城等21个城市。

“我的中国梦就是能够绕中国的‘雄鸡’版图环跑一圈!”87年出生的熊熊(原名熊贤军)说这话时,将常年戴着的鸭舌帽调整到最舒适的位置,准备开始热身。熊熊并未如他名字那样显得那么壮硕,经年累月的长跑让这个来自陕西安康的大男孩变得瘦且健康。每当有跑友认出他时,他都会微笑着地递上自己印有“跑步去旅行”的名片并应跑友的邀请合影留念。

出发前,熊熊仔细整理装备。

2006年,刚从西北老家到上海一所美术学院就读的熊熊喜欢上了跑步。怀揣着“用跑步的方式去探索世界”的信念,2014年,参加过多次马拉松的熊熊发现,42.195公里的路程已经满足不了自己跑步看世界的渴望。“当时自己还是一名网站编辑,想着趁年轻多跑一些地方、经历些事情,让生命多一点厚度。”

整理好拍摄工具,可以把沿途的风景更真实地还原、分享给大家。

2016年,细心的熊熊发现,骑摩托、赛车走遍中国的人很多, “跑步环中国”的人却很少。“超级马拉松是一步一个台阶的准备,需要循序渐进的过程”,熊熊说,10年的马拉松经历补齐了他超长距离跑步的经验,每次超长马拉松前他都需要做详尽的跑步计划,无论是跑上珠峰大本营,翻过昆仑山脉无人区,还是穿过黑龙江黑河……每一次尝试都需要充分考虑到沿途每一站的天气、地形、地貌、道路情况和自身承受能力等各种情况。“环跑中国并不是为了证明我比别人更强大,更多是用理智的计划体验沿途的不一样的风景和遇到的故事。”熊熊一边紧了紧鞋带,一边调试好自己的运动手环。

熊熊在新疆喀什奔跑

“由于中国疆域辽阔,我从上海跑到呼和浩特就得耗费8个多月的时间,季节更替、寒热不定导致‘环跑中国’计划需要分4个阶段完成。”翻开熊熊近4年的超级马拉松“履历表”: 2016年9月10日到2017年1月4日,用116天从上海穿过4000多公里跑到云南昆明;2017年11月1日,用250天从上海穿过9000多公里跑到内蒙古呼和浩特;2018年3月25日到2018年10月28日,用218天从云南穿过6000多公里跑到新疆叶城。

熊熊的“超马”路线图

“你若坚持,万山无阻。”是熊熊始终坚持超级马拉松的座右铭。2017年,完成上海到云南昆明第一阶段的超级马拉松后,熊熊的哥哥熊大(原名熊显斌)作为保障补给员也加入到他到长跑队列中。“看到弟弟推着婴儿车从上海一路跑到云南昆明,发现他之前说的绕着中国跑一圈不光是嘴上说说。”熊大说,一路上跑友的众筹也为完成跑步旅行的计划增添了信心。2017年,当他们跑到宁波时,一名宁波的跑友听说了他的故事,还为哥俩免费赞助了一辆房车。

熊熊在海拔5200米的新藏线无人区奔跑

沿中国边疆跑一个超级马拉松听上去很浪漫,实施起来却困难重重。虽然每次计划尽可能详细,但仍然会有不可预测的风险。“其实在3年前做整体计划时就发现,穿越昆仑山脉的无人区将是整段行程中最难完成的一环。”熊熊苦笑着说,事实果真如此。他每天都要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道奔跑,氧气稀薄导致每跑一步都觉得呼吸困难。在一篇《跑步环中国27000公里》的日记中,熊熊记录道:早晨起来看着阳光普照在了满山是雪的昆仑山,晴空万里冰天雪地真像是天堂一样,但我跑了两公里多,就已经感觉四肢麻木僵硬了。阳光很好但却感觉寒风像万箭穿心一样,刺痛着手脚和脸每一寸皮肤。我第一次被这零下20℃的寒风给刺哭了。即使带着两双防寒手套,依旧太冷了!无人区冷冽的大风也数次让定好的跑步计划数次拖延,熊熊说:“无人区的大风能吹着你倒着走,实在风太大时我只能让保障车在我前面慢慢开,我跟着房车一路跑。”

每天跑不同的路线,重复的是脚步,不重复的是经历。“跑步让我发现,身体可以去经历一些痛苦,但内心需要有爱的呵护才能跑得更远。”熊熊回忆到,在广东汕头,一位初中生看到我在环跑中国,他也跟着我跑了一段,一边跑还一边与我聊跑步的技巧和感受。初中生说自己在学校最多跑3公里,但我发现那天他却陪跑了5公里。一个月后,那孩子给我发来一条微信和一张跑步轨迹10公里的图说,“哥哥,因为你的故事,我开始喜欢上跑步了。”

熊熊穿越藏西阿里

在西藏自治区西南部的冈底斯山脉时,一群素不相识的游客看到熊熊在新藏线上跑步,要求载他一程。得知他要跑到新疆叶城,很多游客自发下车,在海拔5000多米的山道上陪他跑了一段。“他们虽然只是过客,但陪跑的一小段却成了汇入我生命中的一股力量。”在翻越昆仑山脉的第一天,差3公里就能登顶时,已经筋疲力尽的熊熊遇到了一位正在修补大汽车的山东司机。“小伙子,我从新疆拉货进西藏都已经第三次在新藏路上遇到你了,坚持了这么久还在跑!加油!”司机为熊熊竖起了大拇指。

“人生需要经历很多故事才能充实自己的生命。”熊熊说,从跑步环中国开始,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小梦想。现在离实现梦想越来越近,却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如今熊熊已经跑过全国132座城市,每过一座城市他都用手机App记录下跑程数据和沿途风光。跑步过程中也让他收获了人与人之间最真诚的善意,不同地方的热心跑友不约而同地帮忙规划路线、众筹保障物资。

熊熊在呼和浩特塞上老街热身

“我相信越努力就会越幸运,”熊熊在呼和浩特塞上老街来回试跑,将身体调整到出发前的最佳状态。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只要我一直跑在路上就会收获更多人与人之间纯真的善意。用跑步的方式去探索,并不是脱离现实世界。我只是喜欢跑步,用这种方式经历不同的人生,收获不同的故事。”在熊熊未来的规划中,若顺利完成环跑中国计划,他还将把自己沿中国边疆跑马拉松的经历和故事分享给100所大学的学生。

熊熊(熊贤军)、熊大(熊显斌)在房车前合影,此前他们已跑过中国边疆19000多公里。

(责编:刘泽、张雪冬)
网站地图